楊氏族譜首頁

族譜2000年版主頁

族譜1977 年版主頁

楊北煌

序二楊德良   

加入族譜电子申請表

訪問者意見葙

舉賢能孝廉

榮譽榜

17世總表2千版

18世總表2千版

19世總表2千版

20世總表2千版

21世總表2千版

22世總表2千版

23世總表2千版

24 世總表2千版

17-77總表

18-77總表

19-77 總表

20-77總表

21-77總表

22-77總表

23-77總表

24 世總表

(1977版)18 世復初(1977版)

(P42)

按此查閱1977年18世總表

參閱 2000年版

原 名 生 日 原 鄉 父 名 祖 名 元 配

復    初

字:學仁

1901-10-11 馬姑堂  俊 林   字:  緝 熙 鳳   雲 葉似梅
通訊處:馬來西亞,沙巴州,斗湖,P.O. Box #249
P.O.Box #249, Tawau, Sabah, Malaysia.

兒 女 

排  行 名  字 生  日 備 註
長 子 西 亮. 1931-??-?? 參閱族譜 P69
次 子 北 煌 1937-04-15 參閱族譜 P69
三 子

建輝(見非)

1955-??-?? 參閱族譜 P70
長 女 東 明 1930-??-?? 見簡介
次 女 南 輝 1934-??-?? 早逝
三 女 美 明 1950 見簡介

復初伉儷 :

 

叶似梅玉照

復 初 玉 照

自  序 (北煌根据父親的言行和授意重新整理) :

我破學入私塾讀三字經之年,記得是八歲.唸了三年,不但把四子書唸完,還把五經讀了大半.長輩們都讚我聰明強記,其實我對所學只是一知半解,有些完全不解.填鴨式的古老教育方法,使我生吞活嚥了不少的民族文化精華,雖然一時不能消化,但是,當年齡漸漸成長,人生經驗漸漸丰富後,吸收力和消化力增強,細嚼留在腦中的許多瑰寶,再用自己累积的人生經驗對它作新的解讀,感到回味無穷.

我童年的時代是改朝換代丶軍伐割据丶北伐內戰丶日寇入侵的動乱時代.中國經過了近二百年的外侮後,清朝覆亡了,留在頭上的長辮子剪掉了,標誌著進入了新的時代.私塾也被淘汰了.我進入了〔新校〕讀小學.因為有三年私塾教育的基礎,所以對於就讀〔新學〕有很大的〔優勢〕,我只化了二年時間便小學畢業了,可惜因為時局動乱和家境貧困,不容許我到縣城繼續升中學.當時,千千万万的青少年亦遭遇同樣的命運.

時日寇侵略中國正熾:鯨吞了東三省後,跟著製造盧溝橋事變,製作發動全面侵華的藉口,其野心昭然若揭.果然日軍分兵兩路侵略華北華中,國际联盟毫無制止的办法.

時全國年青少年的愛國情緒高漲,義憤填膺,熱血沸騰,紛紛請纓上前綫保衛國家殺日寇.我家乡(廣東省龍川縣雅寄村)地處華南,雖然遠離戰場,村中青少年無不咬牙切齒,敵慨同仇,卻不知如何投身報國.

家有兩個哥哥和三個姐姐,我排行老幺,正值少年,雖然才讀過三年私塾和二年現代小學,但是舉家算我讀書〔最多〕,所以負起了〔讀書人〕的責任:必須常常向家人和鄰閭(都是宗親)報告時局的發展.當時資訊落後,北方前綫所發生的戰情,往往要多日才能抵達蔽塞落後的乡村.而且多數是依靠口訊輾轉相傳,因此其正確性亦有問題.但是,一般來說多是令人咬牙切齒的新聞;一旦傳來〔大捷〕的新聞,全村皆為之沸騰.

雖然頻頻傳來不利的戰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村人並無亡國的悲情,多數認為最後勝利必屬中國.今回憶起來,這超常的〔信心〕,實在有拜於五千年的深厚文化和大後方的愛國宣傳隊的激勵.當時有許多激動心絃的愛國歌曲,曾在東南亞流行一時.

因抗日戰爭不知何時結束,村內人心徬徨;加上食糧短缺,食口众多,雖三餐番薯稀粥,亦不足糊口,而耕地有限,解決生活問題的擔子便落在我的身上.因為家中我讀書〔最多〕,所以被挑选加入当時正在熱中的〔下南洋潮〕,代表家人到東南亞闖天下.當時家庭會議給我的任務不敢奢望衣錦还乡,只求解決家人溫飽.這任務,對於一個剛滿十八歲丶滿臉稚氣丶從未出過遠門的乡下年青人,有說不出的巨大压力和恐懼感.不過,当時我確實覺得有此使命而責無旁貨,所以毅然挑起這重担遠渡重洋向未知的世界進發.

我到了南洋後,幾經輾轉到了新加坡.因為我受過私塾和小學教育,平時亦從未中斷自學,且工於書法,所以甚受華社的器重,這是導至我以後畢生献身教育的原因.

到新州不久,蒙神的安排,我得到了新加坡神學院的奬學金修讀神學.我在乡下小學畢業後,就一直响往到縣城中學繼續深造,但事與願違.今能進入神學院深造,雖然是修讀神學,但是這機會使我能和神第一次接觸,對我長期潛伏內心的升學願望有很大的滿足感.這際遇也直接影响我的人生思維和生活方式.當時我脫離了從事農工生活方式的乡親大隊,投入了終身的教育生涯.

我先後曾在印尼,新加坡,馬來半島執教,最後輾轉到北婆羅州(即今日的沙巴州)內陸丹南縣與家人定居家下來,在華校教書至退休.

丹南雖是一個小縣,但土地肥沃為全州之最.而長於農耕的龍川乡親和宗親們,因為很容獲得當時的英政府批撥耕地.當他們有了自己的耕地後,格外落力垦荒,勤儉刻苦,生活素質大大地提升,同時把收入匯回家乡.

當時的龍川乡親們的人口約佔丹南華人總人口的七十巴仙.所以到處可以听到親切的乡音.使當時的丹南縣成為第二個龍川縣.

乡親們本來是逃日寇和逃飢荒而來到南洋,可是當我們在丹南定居不久後,整個東南亞卻淪陷在日寇的鉄蹄下.反而家乡龍川縣得以保全.當時日寇只能佔領中國南方沿海城市,無能力侵入內陸地區.

及二戰結束,北婆羅州光復,華僑們的乡土思維有了很大的改變:不急急於返回故乡,卻选擇留在原居地繼續發展,從日寇蹂躪過的荒蕪田野和城鎮重新建立起家園,表現出堅韌的生存力.

當時與重建家園同列為重点的民族大業是興办學校,使兒女們可以繼續中斷了多年的教育.時百廢待興,物資極為缺乏,但是在全体華僑群策群力下,將市區的總校和山芭區的分校建立起來,分別在日寇投降後(1945)的第二年或第三年開學,使荒廢學業五六年的學子得以繼續學業.這一刻是整個華社感到最為興奮和驕傲的民族大事.我亦重执教鞭,時教師極為缺乏,必須由中國聘請人才充任教聀.

龍川乡親和許多客家人一樣,因為历史和祖業的影响,所以不善於從商而長於農耕.為了使自己的後代也能向商界甚至專業領域進軍,以增強在社會上的競爭力,所以宗親們皆認為應協助小學畢業的兒女繼續接受中學教育.因此而有“雅寄楊氏福利會”的創立.當時的創办人有家神父理章丶在下丶成招丶梅安丶德标丶偉英丶奎安丶觀林丶文元丶添仁……等,在万众一心之下,終於成功地註冊了沙巴州历史最悠久丶且相傳至今仍然活躍的華人福利社團之一.

有耕耘才有收成,“雅寄楊氏福利會”的創立已經立竿見影:許多學子在它的資助和鼓勵下,小學畢業後,多進入華文或英文(教會)中學繼續就讀.有少數留學海外並學成歸來加入發展社會的行列者.

可以預言:在第三部族人的族譜(1997年族譜)中,即二十年後的族譜,可以發現族中子弟在教師丶律師丶医生丶經管專才和其他技朮人才等領域中佔有一席之地.毫無疑問,這種發展勢頭將繼續不停,百年樹人的苦心必得到豐厚的回報.是故,我們這一群先驅們雖垂垂老矣,但老而無憾.

我唯一感到遺憾的事是:我南渡之初到了新加坡即蒙神恩進入神學院修讀神學,神的意思是要我奉献我的人生,為神傳揚衪的福音.而我,卻在生活奔波中失去了這至高無尚的榮譽和恩典.

感謝主,衪並沒有遺棄我,在我臨暮之年再使我蒙恩.

 -

讀者意見箱

編輯部邮址

首   頁

1977主頁

2000主頁